咦!為什麼大夥兒的眼神都集中在同一個焦點呢?我一邊揮趕著背包上惱人的蒼蠅,一邊整理快要爆漿的小花瓣,心裡正納悶著。不久,便聽到大夥兒陣陣鼓譟聲,只見中年伊班嚮導Rantau,飽經世故的臉上漾起三分靦腆,我隨他的目光望向眼前這棵約四層樓高的大樹,在繁茂的樹葉叢中左探右瞧…..



得恩,你猜對了嗎?是芒果。或者更恰當地說是當地人的芒光才對。




「這麼高,要怎麼摘呢? 」「這麼綠,可以吃嗎? 」 我在心裡嘀咕。眼見這些誘人的果實高掛,自小在古晉長大的楊耀叔叔露出活潑好動的本性,調皮地說:「爬不上去,就想辦法把它丟下來,這個我有練過,小時候常常丟的啦!我來試試看」。說罷,他撿起地上的樹枝,擺出標槍選手的姿勢,奮力一擲,姿勢百分百,可惜離命中目標就差一點點,眾人同時發出惋惜的長嘆聲。








看了這場暖身秀後,嚮導Rantau的精神也振奮起來,他幾度抬頭打量果樹,下定決心後,便踩著輕快步伐,走下階梯到河岸旁撿拾樹枝,他所選的小樹枝結實筆直,長度約40-50公分左右。不一會兒,他氣定神閒地走回來,選好投擲位置,右手拿著小樹枝,朝天空先比試一下,彷彿在果子和小樹枝間畫出一條看不見的斜線,那姿勢沒有顯露運動員的爭勝心,倒有幾分樂團指揮的斯文篤定。






攝影師們各個仔細酌磨取景角度,深怕遺漏任何精采鏡頭,嚮導Rantau,耐著性子滿足大夥兒的要求,等一切就緒後才開始丟擲。只見他瞬間出手,快如揚鞭,一次丟出一根小樹枝,精準命中,那些被敲擲到的果子,應聲落地,四散彈開,大夥兒忍不住拍掌喝采。

得恩,伊班嚮導Rantau,總共擲了3次,只失手一回, 看到這精采的一幕,你想不想試試身手呢?還是,你要效法阿東老師食物大冒險的精神,嚐一口芒果的滋味?




當我幫忙撿拾散落的果子時,才驚覺嚮導Rantau,所擲擊的果子,十之八九都滾落到黃濁的河裡了,他下到河岸找了一會兒,好不容易才拾到一顆,當他沿階梯走上來,將芒果遞給我時,眼神流露出一絲無奈。 我仍不甘心地低頭向四周地面搜尋,才察覺地面有幾處零星散落的新鮮折枝。我這才恍然大悟, 早晨天剛破曉時,廚房裡的船夫們可能已經在這樹下輪流丟擲,為採集果實忙得不可開交了,而那道原味十足的芒光囉喏早餐,竟是這樣辛苦得來的。當我伸手接下那顆外表完好無缺的青芒果時,覺得它比想像中來的沉重許多。






當嚮導Rantau結束他的任務後,草坡上方飛舞的蝴蝶家族立刻成了夥伴們追逐的新目標。我登上二樓陽台,距離果樹更近一些,心想,或許我可以弄把巴冷刀來做個彈弓, 在這兒用彈弓瞄準芒果,成績應該不錯吧。我轉過身來,要把這個主意告訴阿東老師時,只見被夜雨擾眠的他,早已疲累地躺在長椅上安穩地睡著了。




陰霾的天氣一直沒有放晴的跡象,我再次俯視這片青翠草坡,蟲鳴唧唧空無一人,只見滾滾黃泥河上,一隻紅巾鳥翼蝶在此往返巡航,忽隱忽現,好似一枚青色迴力鏢,自叢林神祕角落丟擲而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恐龍 的頭像
恐龍

恐龍的黑盒子

恐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