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到斯里蘭卡拍鳥有許多遺憾,有些是自己的遺憾,有些是別人的遺憾,比如說這隻在Habarana拍到的灰頭魚鵰。

一早就在Cinnamon Lodge飯店湖邊搜尋,天氣是不甘不脆的灰,追著一隻亞洲綬帶追到了湖的另一頭,遠遠地看見團友protea在對岸對我招招手,我扛著沈重的裝備悄悄地快步走去,她指了指樹上,一隻灰不拉嘰的猛禽正站在前方的樹枝上。我從觀景窗望去,粗大的嘴喙應該是一隻海鵰,不過背對著我們看不到牠的白肚子,我移動的靠近一些問protea是不是白腹,她說有可能是亞成鳥所以灰灰的。我們拍了一會沒什麼特別動作,就繼續找尋其他鳥種去了。

早餐之後遇到protea的另一半pitta,才知道我們拍到了好東西,是一隻灰頭魚鵰,我們兩不識貨拍到了,那個識貨的pitta後來又去找了一回卻沒找到,之後應該還有吧?我們安慰他,結果一直到行程結束都沒再拍到。

 

如果一個地方可以保證看到某些種鳥類,那這真是一塊維護非常好的棲地。這隻褐魚鴞據說是Cinnamon Lodge Hotel 的長期住戶,每年來的團都能在湖邊看見。我半信半疑地來到湖邊,驚起一隻大鳥噗噗地飛進樹林裡了,我用望遠鏡朝牠飛走的方向搜尋,一雙大眼睛呼溜溜地從樹葉縫隙中瞧著我,我移了移位置找到一個沒遮掩的角度,哈,不正是一隻貓頭鷹嗎?

這隻褐魚鴞果然是這裡的住戶,完全不理會大家在下面指指點點,後來索性把眼睛也閉上了,就寢時間請勿吵鬧。

 

後來發現褐魚鴞在斯里蘭卡還算普遍,有次傍晚要回飯店時,有人瞄到了樹上有隻猛禽的剪影,當時天色已暗加上飄著雨,即使用了單筒望遠鏡也無法確認到底是鳥還是樹瘤?後來乾脆下車靠近一些用相機拍下來放大檢視,正拍著突然又飛來一隻,變成兩個,這才確定不是樹瘤,竟然是一對褐魚鴞。

 


這次看到最多的猛禽大概就屬白腹海鵰和栗鳶了,幾乎只要有水的地方都可以看見,數量還不少,因為這兩種猛禽都是吃魚的。遺憾的是沒有藍天,拍不出栗鳶成鳥漂亮的橙色。

 

這隻白腹海鵰從我眼前飛過,腳上抓了獵物不知是什麼?放大檢視竟然是一隻吃了一半的鳥,不知是抓到的還是撿到的?

   


長得有些像黑鳶的栗鳶亞成鳥,pitta告訴我辨識重點是翼尖那兩塊大白斑,黑鳶的要小的多。

 

此行最大的遺憾之一是這隻站在矮樹幹上的鳳頭鷹鵰,距離我們很近又是平視角,又在一個沒有任何遮掩的角度,只要按下快門就幾乎是張完美的照片了,更重要的是當時光線還正好。不過我們的safari司機太盡責,怕我們看不清楚一直往前開,完全不理會我們的叫嚷,以至於牠變換了位置跳到草叢裡,每個人都拍到了超級大頭照。

 

最完美的畫面只有留在腦海裡,之後人生再度變成黑白的,我們只能仰望那高高在上的蒼白呀,不過鳳頭鷹鵰頭上那兩撮真是瀟灑。

 

此行的第二大遺憾是這隻倉鴞,為了牠我們特地到了一座正在整修中的佛廟,管理人為了讓我們稍微看清楚一些還把唯一的一盞燈打開,看見沒就是頂上那隻小小的貓頭鷹。

 

當然帶了長鏡頭來拍特寫,不過卻忘了帶腳架,只好把iso直開到最大,打開影像穩定器靠牆手持硬拍,雖然雜訊大了些,也只能安慰自己,倉鴞耶,看到就好。

 

創作者介紹

恐龍的黑盒子

恐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pitta
  • 看完這篇..點頭如搗蒜!!
    不能再同意你更多了!!恐龍!!
  • moltrechti
  • ^^ 真喜歡恐龍大哥的文章!
  • Hawkeagle
  • 所以,看到每隻猛禽,都要嚴陣以待^^
    栗鳶的幼鳥,也可從體羽較淡,來與黑鳶做區別。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