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很難得阿東老師和師母和我們在旭海度過了2天,師母看我們皮膚曬的黑亮,又對野外的活動非常熟悉,就以為我們台灣應該都已經玩遍了。其實台灣雖小,但是地形的垂直分佈特殊,所以許多高山的自然秘境我們都無緣親睹,即使低海拔平地的環境,也還有許多地方值得探訪,比如說這次南下之旅停留的旭海,就是我們第一次造訪的化外之地。

這個位於199支線上的小村落,離繁華很近又很遠,雖然距離恆春墾丁的直線距離很短,但是因為不在熱門旅遊動線上,所以仍舊保有靜謐的小村風味。附近就是台灣最後一段原始海岸線 - 阿朗壹古道的南端起點,從這裡可以走過複雜多樣的海岸地形到達台東,沿途盡是大自然的地質生態教室。然而在完成環島公路的需求下,這一小段海岸線是否能夠保存,各方人馬仍在角力之中。

在南迴公路已經負起貫穿東西的運輸之責,實在沒必要再築一條為了快速而建的公路,而應該讓它蜿蜒,緩慢的移動在國境之南的丘陵綠樹中,其實現在的199線道已經具備這種悠遊的條件,當初我們中蜂環島時經過這段路線然後銜接南迴公路的最高點壽卡時,就覺得是我心目中海角的經典路線,是個一定要再來許多次,作不同探索的好路線。

所以這次我們再次造訪,就是要來一次輕停之旅,仔細地找尋一些此地特殊的蜻蜓。

從旭海到東源沿途有許多的水上草澤,正是適合蜻蛉棲息的環境。比如這種乍看之下並不起眼的藍彩細蟌,於1996年才有正式紀錄,據說只分佈在宜蘭和這裡,或許我們對牠的瞭解太少,謎樣的藍眼睛似乎在嘲笑我們的匱乏。不過在這裡的草澤邊緣,倒是很容易找到他們的身影。

 

配對中的藍彩細蟌。

 

另外一種位於199縣道上的隱密蜻蜓,就在路旁一個的森林小水池中,叫做長痔絲蟌,是一種大型的豆娘。垂掛在小水池上方樹木枝幹上時,整個幽暗的森林被照亮了,滿佈爛泥的水塘遂有了不同的光彩。


如果沒有受到驚擾,他們就像陷入沉思般保持不動,如同正在靈修的隱士,而森林和水池就是他們的宇宙。

依據翅翼的透明程度分為兩型 - 透翅型和斑翅型。這次有幸兩種都有觀察到,斑翅型數量較少只有一隻。

透翅型。

 

斑翅型。

 

這裡的水系發達,清澈乾淨的小溪如同微血管密佈奔流,美麗的棋紋鼓蟌到處可見。雖然之前在北部中部紀錄過了,但是見到如此蓬勃的族群和宛如秘境般的溪流環境,還是忍不住消磨了許多下午時光和殺了不少記憶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恐龍 的頭像
恐龍

恐龍的黑盒子

恐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