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那個光,為了拍出棋紋鼓蟌翅翼上的十道紫色光芒,我跑了3趟汐止山上,還好山中的小溪非常清涼,蠻適合在炎炎酷暑中浸泡在溪裡與這忽隱忽現的紫光搏鬥。

上個月南下拍攝爺蟬和諸羅樹蛙的行程裡,順道去拍攝了棋紋鼓蟌,雖然小溪中蚊子肆虐,光線不佳,我們只能匆匆停留,我利用閃燈補光拍了幾張覺得還不錯的照片,雄蟌身上藍色的花紋閃閃發光。不過回到風大的家中之後,他非常好心又帶點炫耀的口氣開了電腦,給我看他之前所拍的棋紋鼓蟌的照片,並跟我說當天的天氣陽光太強,反差不易控制,必須利用陰天的漫射光才能的到較飽和的顏色,果然螢幕上的棋紋鼓蟌光線柔和美麗,翅翼上清楚地浮現10道紫色的花紋,再看看我用閃燈強閃所得到的結果,不僅生硬過曝而且殘缺不全,從此十道紫光成為一種不可超越的障礙,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之中。

回來查了資料,棋紋鼓蟌Heliocypha perfurata perforata(Percheron, 1885 )是台灣三種鼓蟌之一,分佈於低海拔500公尺以下山區的清澈溪流,全省可見但不普遍,不過根據網路上目擊的紀錄顯示,台灣北部基隆台北有多處的棲地,接下來就到台中以南才有,獨漏桃竹苗令人不解。

問了格友對蜻蜓有研究的無俚頭大大,得到一些關鍵字,於是也嘗試著在新竹附近山區的小溪流找尋類似的環境,不過都無功而返,而那10道紫光卻依舊魂營夢繞在我的心中,只好問明了台北附近的棲地先去朝拜,也許能得到更深刻的體會與認識。

這條位於汐止山上的小溪並不起眼,位於路旁民家之下,溪水不深尚稱清澈,一旁山壁有植物生長茂盛,溪畔有一小片竹林,初次去時還遇到採摘綠竹筍的老婦。溪中遍佈卵石,有些傾倒的竹枝橫亙,這裡數量最多的是短腹幽蟌,幾乎每顆石頭上都停棲著一隻。

 

棋紋的身形比短腹小的多,不過2-3公分大小,搜尋一會之後果然發現了牠們的蹤跡,不久之後陸續發現許多隻。牠們喜歡低低地停在溪中的石頭上,或是溪旁稍微高出水面一些的植物體葉片上,這樣的高度可是令後來的拍攝吃盡苦頭,因為要低角度取得平視角,甚至要更低才能表現翅翼上的紫色光芒,最後只有趴在水中一途得以解決。

暑夏的臺北盆地異常悶熱,氣溫高達攝氏36-37度,使得浸泡在溪水之中反而變成一種享受,雖然全身衣物盡皆溼透,但是通體清涼的感覺讓人頓時暑氣全消,讓我得以慢慢和這隻小生物琢磨、對話、思考、構圖和等待,等待直射的光線逐漸隱去,等待翅翼上的紫光浮現,然後滿意的按下快門。

魚眼鏡頭的逼近卻得到拉開的空間感,將棋紋鼓蟌的生長棲地環境一併收納進來,而微距鏡的稍稍保持距離反而得到更進更清晰的特寫,翅翼上的紋理腳脛上的細毛一一呈現,彷彿將觀者的眼睛置放在它的旁邊一樣。

大抵來說上午的時候光線充足,棋紋的活動也比較活潑,雄蟲之間的對峙衝突,一來一往之間藍光紫光交會,雌蟲則忙著在水中的枯木上溫柔地產卵,要拍攝靜態動態隨君選擇,打鬥交配好戲連連,往往一晃眼3個小時過去了,只見大家還趴在溪裡一一不捨,尤其是我家老婆大人拍上了癮,可以整個人像鱷魚一般泡在水裡,連我都自嘆弗如。

 

拍了3次滿意否?很難說,老婆大人說還想去拍,因為沒拍好,攝影人的心中都有一個完美滿意的圖像,在那張影像還沒有出現在螢幕上時,當然還是繼續拍囉。


相關文章

脊紋鼓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恐龍 的頭像
恐龍

恐龍的黑盒子

恐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