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炎炎,走一趟海濱,這個季節正是賞花的大好時光。

沒錯,遊賞諸神的花園不一定得上高山,海神的花園開的也正熱鬧。趁著梅雨鋒面還在台灣上空徘徊之際,找個微涼的早晨或傍晚,,走一趟海邊,保證目瞪口呆,不虛此行。

海馬齒開花

 

 

風吹、日曬、水漫、鹽傷,海邊的環境絕非愜意,尤其是砂礫海灘更是嚴苛。因為營生不易,所以必須步步為營,節節生根,有時一個自然環境因素的逆轉,可能辛苦匍匐多年,卻落得全盤皆輸。

馬鞍藤,有著喇吧狀的紅花,配上馬鞍型的綠葉,是牽「牛」花和「羊」蹄甲的奇妙組合。屬於旋花科的牽牛屬,開起花來呼朋引伴、鋪天蓋地,有「海濱花后」的美稱。修長的蔓莖,四面八方拓展,在沙地上織出交錯的花毯,有如貴婦依偎綠羅帳之中。

要看馬鞍藤花海,必須早起,等到日正當中之時,貴婦也花容失色不成樣子。何況早起也有許多好處,人少、涼爽,而且可以看到屬於夜晚的月見草和象徵白晝的馬鞍藤同時盛開,好像互相招呼一般。

 

比起馬鞍藤花朵如貴婦般的嬌弱易謝濱刺麥則像捍衛沙丘的士兵般強健崢嶸它們總喜歡佔據山頭,形成龐大的聚落。屬於禾本科的濱刺麥屬,堅硬的葉如針般用觸覺來幫助我辨識和記憶它們,雌雄異株,算是禾草類植物中的異數。

 


雄花外觀略呈半圓形,如張開的扇子。

 

雌花成放射狀,像個綻放的彩球,喔,不是彩色的,不像馬鞍藤那樣的招搖,淡綠色的繖型花序清淡優雅,脂粉未施同時也考驗著我對花朵的認知。觀察濱刺麥的開花,我是一大片一大片看的,雄花一群,雌花一群,初看壁壘分明、城池不犯。

 

我和老婆時常爭辯,到底誰佔上風,因為牽涉到繁衍後代的大事,所以各據一辭互不相讓,至今無定論。本以為風吹為媒,所以上下風之爭很重要,最近觀察,雄花叢中嗡嗡聲不絕於耳,原來是蜜蜂也來湊一腳,把問題弄得更複雜了,不知網上的先進可有好答案?

即便沒有答案也沒關係,到了果熟蒂落,秋風一起,那像海星一般的針包就會將暗藏的種子灑在海邊的每一個角落。

 

相對於嬌豔的花后和崢嶸的士兵,蔓荊則低調許多。我在海山漁港旁邊的沙丘常見到這三種植物比鄰而居,各有地盤。偶而一枝蔓荊竄出挺立在濱刺麥的族群之中,卻也不顯突兀,當然屬於馬鞭草科的它親近多了。

藍紫色唇形小花簇生在頂端,雖然沒有馬鞍藤花那般搶眼潑灑,卻是小家碧玉,高高在上。

 

然而靜謐之中也暗藏殺機,常可以見到大片的金黃從綠中殺出,菟絲子和馬鞍藤的愛恨情仇是沙灘上不斷上演的戲碼,是一齣永不落幕的連續劇。

 

纏綿悱惻,至死方休。卻也沒看到誰把誰滅了。

 

 

 

我常覺得觀察植物,尤其是海濱植物,必須有些人生歷練,否則無法靜下心來。與其說是觀察,不如說是體會更貼切,用眼睛觀察,看到的不過是根莖花葉、外表特徵之類的東西;用心靈體會,感受到的則是逆境、低調、堅韌和順從。

 

創作者介紹

恐龍的黑盒子

恐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禁止留言
  • daoran
  • 用眼睛觀察...看到的不過外表特徵之類...
    用心靈體會...感受到的是逆境低調堅韌和順從...
    這兩句說的真好...我喜歡...
  • 真好!我怕曬,少往海邊跑,有恐龍代勞,圖美字雋永的分享,太美妙了!


    風兒不是一天到晚轉向嗎?哪有永遠都佔上風的?
  • 由美
  • 你照野花也很有天份ㄛ
  • bugima
  • 怕曬就得早起 清晨其實蠻涼爽的
    風兒不是一天到晚轉向嗎?哪有永遠都佔上風的?
    說的好極了 所以就看花吧

    由美醫師 拍花也不需都往山上跑
    到新竹來 我帶你去另一個"諸神的花園"
  • ㄗ
  • 我可以引用你唯美的文字嗎?
  • ㄗ
  • 你沒拍到鹽定嗎?
  • bugima
  • 引用文字可以呀
    連圖也一起吧
    鹽定當然有拍 而且拍了很多
    等到寫東方繁殖的紀錄時再貼
  • 圖要怎麼引用
    沒辦法另存ㄟ
  • bugima
  • 因為沒開放右鍵的緣故
    請用e-mail連絡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